各位同学大家好。我是林老师。

前几天陈可辛导演拍的一部宣传《三分钟》火了,因为全程使用iPhoneX拍摄的。当我们正在为这iPhone的镜头感到叹为观止的时候,新闻又爆出陈可辛导演不光用了iPhoneX,还用了更多先进设备,给你一个iPhoneX你也拍不出《三分钟》……于是我只好放弃了购买iPhoneX的计划。(其实是没钱- -||)

 

其实,虽然我们无法用iPhoneX拍出《三分钟》,但那份感动却直达心底,因为过年了,我们归心似箭。忽然想起在2000年春晚上由梁咏琪、黄伟麟、周冰倩和蔡国庆共同演唱的歌曲《澳门,我带你回家》中的一句歌词“我们回家,我们回家,回家的路上我一刻都不停留,我们回家,我们回家,母亲的怀抱我感觉那样温暖”。

 

是啊,母亲的怀抱是那样的温暖,为我们抵御严寒。过年了,回家吧,我们的父母等待这一刻不知等了多久。于我们想见到父母相比,我们的父母也许更想见到我们。

 

就像陈可辛导演的《三分钟》那样,妈妈是列车员,今年过年又不能回家了,不过妈妈给孩子留了一个作业,那就是让孩子把乘法口诀背下来,否则不能去镇里读书,就更无法见到妈妈。于是孩子非常听话,一直在努力的背乘法口诀。列车终于靠站了,然而妈妈却没有时间理会孩子,于是她只能用眼神示意一下,因为她知道,不知她想见自己的孩子,这些等待回家的旅客又何尝不是一样的心情。因为这是她的工作。

直到最后几名旅客上车后,时间只剩下一分半了,孩子终于可以和妈妈说话了,然而却忽然语塞不知道该说什么,这时孩子突然背起了乘法口诀“一一得一,一二得二……”

当妈妈看到一直在不停背乘法口诀的孩子时,对孩子说今天时间不够了,咱们先不背了,然而孩子没有听妈妈的,他依然在不停的背着,因为他害怕如果不背给妈妈听,就无法上镇里的小学读书,就更难见到妈妈了。

妈妈一把搂住了孩子,然而孩子依然在不停的背着乘法口诀。然而时间真的来不及了。妈妈在关上列车车门的那一刻,孩子终于背完了乘法口诀,并且脸上露出了满足的微笑。

列车缓缓开动,载着慢慢一车的旅客又开始了新的旅程。这一年春节,孩子又见不到妈妈了。

 

身为列车员的妈妈,虽然春节见不到自己的孩子,然而她却让无数家庭在这一刻团聚,这是她的工作,她的职责所在。

 

谁不渴望团员,然而责任在肩,不愿说再见,可却身不由己。

好列车长王玉梅,10年路过家门却不曾回家过过一次春节,年迈的父母为了在春节能够看上一眼自己的女儿,奔波80公里,却只能与女儿团聚6分30秒的时间。虽然王玉梅过春节不能回家,但她说“不光是我,所有人都是这么做的。我只是一名普通的铁路职工。”正是有这么多普普通通的铁路职工,才能让我们在过年的时候回家与父母团聚。

21岁的小战士,在北京某车站站岗值勤,爸爸妈妈好久没有见到自己的儿子了,于是趁着这次刚好到北京办事的机会,便去儿子站岗的车站去看儿子。当妈妈看到儿子的那一刻,妈妈再也忍不住泪水,可是她的孩子因为在执勤,所以即便是看到了自己的父母也不能擅离职守,于是孩子依然站得笔直。

孩子目送远去的父母,泪眼婆娑,母亲站在面前却不能拥抱,与和母亲拥抱相比,责任更重。

 

其实,世间本没有什么“岁月静好,现世安稳”,是因为有人在替我们负重前行。

我们所谓的“岁月静好,现世安稳”是无数人用责任筑成的堡垒。

向春运期间依然坚守岗位的工作人员致敬!

 

(图片来自《三分钟》、《中国军网》和网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