各位同学大家好。我是爱沃趣的讲师林梓岸。

前几天看了几篇日本的关于日本平民窟的文章,所以今天想给各位同学总结一下,一起来看看。

 

日本由江户时代到明治时代,在东京曾经有数量庞大的贫民窟。其中极具代表性的贫苦有就有三个「下谷万年町」(したやまんねんちょう)(现在的上野站附近)、「芝新網町」(しばしんもうちょう)(即芝区的新網町)(现在的松浜町駅附近)、「四ツ谷鮫が橋」(よつやさめがはし)(现在的赤坂離宮的附近)。上述三个代表性的贫民窟,从江户时代开始就已经极具规模,据明知30年(即1897年)的调查显示、下谷万年町有875户、芝新網町有532户、四ツ谷鮫が橋谷町则有1370户!数量惊人。当时普通老百姓也好,平民也好,居住的屋子被称为「長屋」(ながや),所谓的长屋,其实就是与一户建区分开来的一种住宅的形式,在古代这种形式的屋子是非常常见的。

 

所谓的长屋其实就是有点类似于我们小时候住的平房,家家都挨着,一长趟的那种,不过古代的日本长屋是必须要满足一个条件的,就是玄关是各家用各家的,玄关是不会和别人家共用的。而且古时候的长屋基本都是一长趟,不像现在可能偶尔会发现有两层的建筑的长屋了。并且最近把长屋称为「タウンハウス」或者「テラスハウス」的也比较多了,跟国际接轨,都一嘛儿整洋文了……说了这么多,给大家看看图吧。

上面两个图就是日本的长屋了,也许对于同学们来说看起来应该觉得很好,很有新鲜感吧。不过古代平民窟的长屋可比同学们想象的要糟糕透了。请看下图。

是不是与刚刚看到的美好的景象形成了极大的反差……甚至可以说超乎我们的想象了吧。。那么在这种平民窟里居住的人们又过着怎样的生活呢?

明治19年(1886年),在「朝野新聞」报道的一篇名为「東京府下貧民の真況」的文章中就曾经出现了这样的例子,用来描写这些平民窟中人们的艰苦生活。

●50過ぎの人力車の車夫。不景気と駅への立ち入り制限で、朝から夜の12時まで働くも、収入は1日2銭のみ。1日5銭の借車代も払えない。妻は刷毛作りを内職にしていて、1日5〜6銭の手間賃収入。これではお粥もすすれない。
●左官の手伝いで1日15〜16銭。雨の日は無収入。妻は団扇(うちわ)の骨割りを1日50本やって2銭。ただし子供の世話でなかなかこなせない。

●因为经济不景气以及禁止进入车站拉客,50出头儿的人力车车夫从早干到晚一天撑死也就赚2钱,连1天5钱的份子钱都给不起。而妻子还得利用空闲时间做点刷子啥的,一天也只能赚个5~6钱的样子。这样的话,一天连喝西北风都感觉费劲……

●刮大白的小工一天15~16钱。如果要是下雨的话,就分儿逼没有了。而妻子一天做50把扇骨也只能赚到2钱,然而要照顾孩子还是显得捉襟见肘。

 

当时平民窟的房租大概一个月是20~40钱,因为当时的平民窟里的人们根本不可能一次性付清一个月的房租,所以大多都是按天来付,不过按天付,肯定就比按月付要贵啦,比如一个月40钱的房租,如果按天付的话,一天就要2钱了,再加上各种生活费,一天怎么也要20钱左右才够勉强维持生活,然而即便如此也有很多人无法负担。所以当时有这样一句话说“想要杀人根本不用动手,连下个十多天的雨就够了”,所以充分证明这里人生活的多么艰苦,基本都属于靠天吃饭,就算是晴天,一天也未必能赚到足够生活的钱。

 

明治32年的『日本の下層社会』(横山源之助)的书中曾经写到,一家街头艺人的生活费用,柴米油盐酱醋茶各种杂费加上房租一天需要33钱3厘,对于这家街头卖艺的来说,简直就是紧紧巴巴的生活了,估计如果有几天连续不出摊,也得废了。。不过收入甚微的平民窟中的百姓大部分都会购买剩菜剩饭来吃,很多人觉得,只要能填饱肚子,顿顿有饭有酒足矣的人还是蛮多。毕竟,吃饱不饿,是人们最低限度的要求。下图是日暮里的一个卖残羹冷炙的小店(日暮里为东京地名)

于是当时就有一种职业,是专门回收那些日本军人吃剩下的饭菜然后再低价倒卖给这些穷人的。这种职业叫做「残飯屋」(ざんぱんや)。因为当时在四谷有陆军士官学校(四ツ谷鮫が橋),在芝区有海军大学(芝新網町),所以对于这俩地方的穷人来说,简直是吃剩饭的绝佳地点了。

不过,虽然在下谷万年町那没有军部的学校之类的,不过因为离上野站还有浅草都非常近,所以具备极佳的地理优势,而且在这些贫民窟里居住的人当中,最牛逼的工作应该算是拉洋车的车夫了……因为下谷万年町这里离上野站和浅草都非常近,所以这里曾经也住着很多车夫。

即便是现在在浅草寺周围我们也可以看到很多拉洋车的车夫吧,专门拉外国游客,拉一次收多少钱之类的。

明治25年,「国民新聞」记者松原岩五郎卧底平民窟,将所见所闻整理成『最暗黒の東京』。松原记者每天去三次士官学校,以低价买入士官学校的剩饭然后再将他们卖给平民窟的穷人。

上图为餐饭屋的外表和蜂拥而至的穷人。

这些穷人看到又有剩饭来了,就锅碗瓢盆全拿过来,争先恐后的购买这些剩饭剩菜以填饱肚子。

 

后来士官学校不卖剩饭剩菜了。于是这些人就只能忍饥挨饿,后来松原记者潜入厨房将饲料拿出来卖,结果这些已经饿了三天的穷人同样争先恐后的购买。

 

而且平民窟里的人不光生活穷苦,而且又极不卫生,并且又是犯罪的温床。总之平民窟中到处充满了疾病与犯罪。

 

毛主席曾经就是希望均富,就好比那个“大富翁”里的“均富卡”一样。于是人民公社化运动爆发,吃大锅饭。可是后来,毛主席和中央也渐渐的开始纠正这些错误。因为均富几乎是不可能的。在这个世界上,也许没有任何一个国家可以真正的实现均富吧。总是有穷人,有富人,并不意味着日本现在就没有穷人,没有贫民窟了。其实平民窟在日本依然存在。而且同学们也尽可能不要充满好奇的想去平民窟,因为那里充满了犯罪。我们的美好愿望是没有穷人,但真的能实现么?美日这样的发达国家不是也有流浪汉么。

 

邓小平同志曾经说过“我们的政策是让一部分人、让一部分地区先富起来,以带动和帮助落后的地区,先进地区帮助落后地区是一个义务。”

邓小平同志还曾经说过“我的一贯主张是让一部分人、一部分地区先富起来。大原则是共同富裕。”

 

如今前半句实现了,今后也该慢慢实现后半句了。